肯定是在比賽的時候

身體並不健康,不可以熬夜

但是還是熬夜了

 

有點訝異日記可以寫那麼長,不曾做過這種事情。
那些原本肯定很快就會忘記的東西,

現在滑鼠點一點就找到了。 

有種把瑣事封存,有需要再開的感覺。

不過有些事情過久了還是連細節都能回想起。

 

又看了一次傀儡馬戲團。
同樣的內容,過了一段時間再看就有了不同的感觸。
態度終究是人決定的,而改變的大多是人。

 

很想睡又很不想睡,需要睡卻又在四處摸索。 

創作者介紹

次元狹縫

leavata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